98. 武林大会战群雄(8)

戋归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阅读阁yueduge.cc),接着再看更方便。

玉绛回到客栈后,她一直回想着梵音他们的情绪,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他们都是真心待自己的人,可当时的神情明显是怨怼自己。

昨夜或许是个误会,一番挣扎后,她还是决定去找明浊问清楚。

谁承想在屋顶又听到了叶韵儿的这些话,苦笑着,摇了摇头,又失意地离开。

屋顶传来的一声轻微的摩擦声,这一声,明浊的耳朵微微一动。

有人!

他想出去看个究竟,却被叶韵儿拉住了衣角。

“明浊,师父曾经跟我说过一些前尘往事,是关于你父亲的,你想知道吗?”

“她说了什么?”

明浊口中后槽牙紧咬,若不是还有菩提宫这层关系,他怎会一再给她机会。

“娶我,我就告诉你。”叶韵儿以为自己拿捏住了明浊。

“那你不用说了,我也不想知道,不想死的话,离我远点。”明浊将自己的衣服从她的手中抽出,离开。

明浊离开后,叶韵儿看着自己落空的手,突然失控将桌案上的物品全都扫落在地,脸上无辜地表情瞬间变得阴狠起来。

“啊!我到底哪里不如夜十七,我才是师父最喜爱的弟子!是我陪在你身边五年!为什么!”

叶韵儿此时脸上有痛苦,有恨意。

这五年,她看着明浊如何为情所伤,如何行侠仗义,世间还有这样深情的男子,渐渐地她对他生了爱慕之意。

在无意间她偷听到了他与桑落衡的谈话,知道了明浊竟然是她师父怜月的儿子,这不就是天赐良缘吗?

她知道他心有所属,所以她一直将自己的心思隐藏着,只是在他们的身边做一个边缘人物,他们商议要事都会避开她,这些她都不在乎。

因为她想要的,她都会自己争取!

五年前是如此,五年后亦如此。

“这都是你们逼我的。”

她轻轻地为自己抹去脸上的泪痕,眼神不再是以往那般楚楚可人,嘴角也浮现出了一抹诡异的笑意。

一只黑鸦飞到了她的手上,她笑着摸了摸它的头。

......

明浊没有追上那道身影,但他却走到了青云客栈,客栈房间众多,他每走到一间房前,都会驻足停留片刻。

直到他看到一个少年鬼鬼祟祟地进入了一间房,而开门的,正是他日思夜念之人。

已经入夜,那少年......

他也轻声走到了房门外。

房内。

小七面色凝重,坐在石凳上倒水,大口喝着。

“姐姐,看来.....”小七的话还没说出口,便见玉绛的食指抵在唇边。

小七立马警惕,门外有人!

他连忙话锋一转,“看来娘子今日是玩开心了,我一路回来,可没少听到你今日的传言。”

“还行吧,”玉绛瞪了小七一眼,但房外的人还没走。

“那今夜......”小七贱兮兮地凑近,然后错位演绎着。

玉绛被他撅嘴夸张的表情逗笑。

明浊失神地看着窗影上交错的人影,直到女人熟悉的娇笑声响起,他才恍然回神,手中的佛珠从手中断线,四散滚落,一口热血喷出,身形摇晃着迅速离开。

佛珠落地时,玉绛便猜到了门外是何人,她嘴角的笑意瞬间消失,峨眉紧蹙,心中犹如山石滚落,推开门时,院中已空无一人。

她眸光落在散落在地的佛珠上,蹲下身子,一颗,一颗地拾起,看见地上的血迹,她用手轻轻地摸了摸。

“姐姐,手脏了!”小七拉起她的手,用自己的衣服给她擦着手上的血迹。

玉绛抽出了手,没有说任何话,只是蹲在地上捡着珠子,边捡边数。

“一,二,三......”

“五十,五十一......”

“一百......一百零七.......”

捡到一百零七颗以后,她的眼泪终于忍不住泄了出来。

“还有一颗,还有一颗......”泪水模糊了她的眼,她跪倒在地,双手胡乱的在地上摸索着,“小七,你帮我一起找找,还差一颗珠子,我找不到了......”

小七看到佛珠的那一刻,就想到了当年的那个和尚,他连忙从捡起最后一颗,拿到她的眼前。

“别找了,在这!”

玉绛从小七手里拿到珠子后,才安心地坐在地上,就像是捡着宝贝一般捂在怀里。

“既然这么喜欢,为何不去找他,跟他解释一下?”小七皱着眉看着玉绛。

在他心里这个漂亮的姐姐一直都是英姿飒爽,从没想过还有如此脆弱的一面。

“没有必要了,今日你探到什么消息?”玉绛站起身,缓步朝着房内走去,整个人就像是失了魂一般。

即便小七说了,她怕也听不进去半分,小七叹了口气:“后面再说吧,今日你先休息。”

玉绛进屋后,连房门都忘了关,小七无奈,又替她将房门关上。

感慨道:“情之一字,真是害人!”

玉绛只是一颗颗擦拭着佛珠,然后又将他们串在了一起。

整夜脑海中浮现的都是明浊今日吐血时的模样。

叶韵儿陪了他五年,而他们从遇见到表露心迹都没有一年时间,她又有什么资格去争,去抢呢?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妖女与僧少年行》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