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月停萧

月停萧轻抬下颌,曲起长指在门上有力地叩了叩。

只过去两息,门那边就传来了窣窣的脚步声,随即门缝吱呀一声展开,后面露出了侍女酒寻的脸。

她微微一诧,随即敛眸半跪:

“给长公子殿下,三公子殿下请安。”

酒寻心中升起几分莫名的惶恐,紫云榭偏殿已经是娘娘的寝居了,两位殿下今日大清早就上门来不知所为何事,让人怎么不担忧。

“酒寻姑娘请起。”月长风微笑道。

酒寻直起身,抬眸望着二位公子,却没有立即就让开的意思:“二位殿下可是有什么事?”

月停萧望着酒寻的目光更为深邃讥讽了,紫云榭偏殿住进来一位侧夫人早就传到他耳朵里了,他和大哥上门,除了要见这位主子还能有什么事?

多此一问,才几天就这么护主。

月长风斜了一眼身边的月停萧,展开折扇,在胸前缓缓晃着:“酒寻姑娘不必紧张,我和停萧也是才听说,尘卿几日前领回一位钟情的女子,今日想要登门拜访,不知是否叨扰?”

酒寻犹疑了半秒:“二位殿下请稍等,奴婢进去汇报一声。”

月停萧几乎是在酒寻转身进去的时候就不屑地笑出了声,转过头对月长风说:

“大哥,这是刚进门就对我们摆谱了?二哥的紫云榭我们以前不是想进就进,想去哪就去哪,今日来个偏殿,还要站在门外等人进去禀候了!”

月长风面色不虞:“停萧。”

月停萧闭了闭眼,将脸偏向另一边,抱臂不再作声。

不过小半柱香,酒寻就回来了,将大门打开,俯身展臂做出往里请的手势:

“我家主子在里堂等候,二位殿下请跟我来。”

那边。

游景瑶才刚睡醒,就被绫香和罗烟急匆匆地架起来梳头换衣,然后又糊里糊涂地被带到厅堂这里坐了下来,说是待会儿两位殿下会来拜访她。

昨天刚送走一个咋咋呼呼的四殿下月元霜,今天又来了两位没听清楚是什么殿下,游景瑶感觉实在心累。

当个工具人怎么会这么疲惫?要应付月尘卿和宫雪映两个人还不够,其他配角也要上赶着来找事。

这活狗都不干。

等等,我好像就是狗耶。

游景瑶刚要被自己天马行空的想法逗笑,门外一声清亮的吆喝——

“长公子殿下,三公子殿下到!”

游景瑶刚才还昏昏沉沉的脑袋迅即清醒过来。

长公子?

三公子又是谁?!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门口一前一后踏进来两道挺拔身影。

一道月白,一道宝蓝,一人温和,一人阴戾。

月长风她早见过了,游景瑶的目光不自觉地将目光投向了更为面生的那个人。

来者一身笔挺修长的蓝色,像雀翠花成了精。

他也生了一张与月长风、月尘卿有几分相似的脸,却又是一种截然不同的神韵——此人更加阴柔些,皮肤白到几乎有些发青,苍白的肌理偏偏缀了一对漆黑如墨的双瞳,叫人第一眼就感到有些心悸。

这便是三公子殿下了,游景瑶心想。

适时地,每次遇见新角色,她都会飞速在脑海中搜寻原著中关于这个人的信息。

青丘三公子殿下月长风,是先狐主四位贵妃中濛贵妃所诞下的庶子,辈分排行老三。

此人在原著中也是个无足轻重的角色,分量大约与月元霜差不多,但是,这个角色却对墨瑶瑶来说很重要,因为这是唯一一个除了月尘卿之外,还和墨瑶瑶有情感纠纷的男子。

按理来说,正常人应该都不想要与墨瑶瑶有什么情感纠纷,但是妙就妙在这个三公子殿下,他不正常——

因为他和月元霜一样,是个几乎变态的兄控。

兄控也就罢了,还是个磕cp走火入魔的cp粉,要问磕的是谁,自然是月尘卿与宫雪映这一对天定佳偶。

月停萧性格散漫,爱好冒险,小时候背着先狐主在外夜猎,却被一头五星噬心狼所缠住,奋力搏斗仍落了下风,幸亏被路过的宫雪映所救才保住了性命。

因此月停萧从此十分敬重仰慕宫雪映,认为这样善良又有侠气的女子才是二哥最佳的良配,只有宫雪映才配做他的王嫂。

这就是为什么月停萧会和墨瑶瑶有情感纠纷的原因。墨瑶瑶缠在月停萧身边,还没皮没脸地要来一个侧妃的位置,这可把cp粉月停萧气坏了,他哪里忍受得了一个蠹虫破坏二哥二嫂的神仙爱情,于是他整出了一个骚操作——

把墨瑶瑶强取豪夺,占为己有,将她与月尘卿彻底剥离。

这就是月停萧,天上地下仅此一朵的黑心莲,古怪,偏执,为了保全兄长的神仙爱情,不惜牺牲自己的幸福。

墨瑶瑶也因此和月停萧成为了一对人尽皆知的怨侣,两人互相折磨,最后墨瑶瑶在月停萧的折磨和月尘卿的打压下香消玉殒,落得个凄惨结局。

可以说,墨瑶瑶的悲惨命运有一半都是月停萧导致的。

当时游景瑶觉得这个剧情非常扯淡,月停萧何至于疯到这种程度,结果当她现在亲眼望见月停萧点漆似的眸子几乎要把自己盯出一个洞的时候,她信了。

月停萧是真的疯。

而且一开始就恨透了她,宫雪映还没出场,月停萧就已经动了排外的心思。

月停萧打量人的眸子比他那个二哥月尘卿还要直接,那样的直勾勾,寒星一样的眸子将她身上的每个细节都扫描了一遍,似乎要把她拆吞入腹一样细致。

他还以为是什么媚骨天成的女人才能将二哥的心勾了去,结果就这样的货色?

眼前的游景瑶生得小小一只,脸颊虽然还算白皙,但是圆鼓鼓的,泛着少女独有的嫩粉气色。

月停萧不屑地勾起唇角,心想,二哥真是瞎了眼,竟喜欢这一个包子似的女人。

游景瑶被他盯得本能地毛骨悚然,眼睛眨得飞快,从椅子上颤颤巍巍站起来道:“见过长公子殿下,三公子殿下。”

月停萧嘴角扯出一个傲慢的弧度,不作搭理,是月长风先惊喜地开口道:

“游姑娘,竟然真的是你?”

月停萧一下子猛地将头转向月长风,一脸震惊,低声道:“大哥,你认识她?”

游景瑶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又见面了,长公子殿下,最近一直在养伤,没机会去拜访你,还望不要怪罪。”

月长风看着游景瑶的眸中满心欣喜:“游姑娘太客气了,长风怎会怪罪,你可是救了尘卿的恩人,我替尘卿谢谢你还来不及。”

月停萧原本绷着寒霜的俊脸都快裂开了。

大哥与这女子竟先前就相识,大哥看上去还对她颇有好感的样子,两人这么亲切地交谈,倒显得他像个局外人。

月长风和游景瑶两人在圆桌旁自然而然地坐下了,刚准备开始叙旧,游景瑶忽然转过头,一双亮晶晶的眸子望向门口还站着的月停萧:

“三公子殿下,过来坐呀!”

月停萧眉间窜过一阵厌恶,慢腾腾地挪动步子,坐在了离游景瑶最远的对角线上。

三人在圆桌旁坐下,游景瑶心中虽有几分忐忑,但还是笑盈盈地给月长风和月停萧沏茶。

月长风十分给面子,长指捻起茶杯便啜饮了起来,还赞这春茶清香。

游景瑶用余光监视着月停萧,他果然如想象中的一样,直到茶水冷了个透,也未曾动过那茶杯。

很明显地在释放攻击性。

无所谓,游景瑶其实根本不想鸟他,兀自欢欢喜喜地和月长风交谈了起来。两人之前就认识,月长风又觉得自己与她颇为投缘,聊起近日的情况来竟是渐入佳境,一时间两个人都忘记了旁边还坐着一个月停萧。

月停萧看着身旁大哥春风拂面,那只包子更是笑得梨涡盈盈,自己在这桌上就像个透明人似的,一股无名之火窜上心头,他的脸色越来越阴冷。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阅读阁【yueduge.cc】第一时间更新《小犬妖拿错女配剧本》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小犬妖拿错女配剧本》相关小说